20170617

几乎是通宵了,11 点多去洗了个澡,拿好东西坐 900 路去湖滨。

车上也没有睡觉,玩了一路塞尔达。下车吃了一碗馄炖和四个包子,似乎是回血了,走到星巴克楼上找了个位置趴着等下午要见的朋友。趴着闭着眼睛,耳朵还是在听着周围的声音,有两个学生一样的人在推销洗涤剂,当然没有几个人愿意听他们推销。洗涤剂这一出我见了好多次了,有的还是上来直接给你擦个鞋,推都推不掉,感觉是让人先见证一下神奇的效果,然后就会有人买了,但是我就没见过有和他们交易的。好奇这样的职业一天能有多少收入,一天会被拒绝多少次。

盆友们来了,喝了一杯美式。以往我都不会喝美式,但是今天觉得只有它才能让我不睡去了。果然开始聊天后我就滔滔不绝了,精神也好的很。

面基结束一个人走去益乐路吃了一碗海鲜面,明哥的电话永远打不通,微信永远不能及时回复。北纬 35 度这家店很久没有来了,店里海鲜柜冒着冷气烟雾缭绕的感觉到是比之前帅了不少。吃完坐公交回家,最近好像爱上了公交。

顺利回到家,36 个小时没睡依然还活着,大脑觉得很不舒服,但是精神依然亢奋。提交了 Price Tag 1.9.2,和朋友聊了一会儿天,最后看完了一部《旺角卡门》发现又一点多了。开始放音乐数绵羊,想起来高考前班主任教我们的瘫尸法放松,都用上了都没有用。两点多爬起来洗了个澡,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梦记得很清楚,一个是梦到了小学同学,在我家边上的一个没见过的房子里。一个是和 fk 他们在吃饭还有一个是在和我爸吵架。对了已经父亲节了呢。

Liu Yi

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Subscribe to 61's life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