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8

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当然梦哪有不奇怪的。

回到了高中教室,语文课后轮到我演讲,彭老师走下讲台的时候轮到我走上去,等我站在讲台上突然脑子空白什么都忘了,甚至我的题目都忘了。我冲到下面位置上,翻书包想把稿子找出来看一眼,但是怎么都找不到,只有一些考卷。转而又回到讲台,站着继续尴尬,这种众目睽睽的尴尬是每个人都不想经历的吧,后面记不清了。

晚上睡觉前在和一个乌克兰的开发者聊天,他是 Unclutter 的作者,Unclutter 是一个著名的 Mac 软件,我答应帮助他翻译一些文案的中文。聊天的时候得知他和另一个著名软件的 DaisyDisk 的作者是兄弟,我上周还在网上感叹过 DaisyDisk 真是好用。乌克兰是个神奇的国家,除了姑娘好看以外,乌克兰的开发者开发了很多 Mac 平台上很好的软件,我和他说可以多重视中国市场,他告诉我现在和数码荔枝还有触动力合作,但是卖的很不好,言下是觉得中国市场也就这样。

我之前总是说国外的开发者有个圈子,中国开发者难以融入进去,但是想了一下乌克兰对于那些美国的开发者和媒体来说也算是外国人吧,但是好像他们就“混”的很不错,所以这里面是不是还是软件、产品质量的问题。就像墨客开发者王凌的图片标注作品 Annotable 也被 The Verge 和 MacStories 推荐。

Liu Yi

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Subscribe to 61's life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